年八月十五日是我期望已久的日子,晨早起來,與梁大珩先生乘第一班直通電氣化火車到達廣州,與一年前約定的領隊許先生一齊乘機到雲南昆明,下機後,匆匆放下行李在酒店,即時乘的士去昆明植物園參觀,從前這裡只有一間很小的溫室,現已發展有幾所頗具規模的溫室,其中有熱帶林、熱帶水生植物、熱帶仙人掌、肉質植物及雲南野生蘭花植物等溫室,收藏很多珍稀植物,如葉斑美麗的秋海棠(Begonia)和珍貴的雲南野生蘭花,使人目不暇給,不知不覺時近黃昏,才找地方吃晚飯。

翌日一早,大家乘車到昆明巿中心,看一個比較大的花鳥巿場,這裡有時花、盆景、賞葉植物等攤檔,式式俱備,琳瑯滿目,生意暢旺,推動了小本生意,使花販、花農得以謀生;更可培養巿民有良好的嗜好及提供消閒娛樂,此等小農經濟,在香港早已沒落。中午,吃了過橋米粉後,便到世界園藝博覽園遊覽,下午二時後門票半價,每人可省回五十人民幣。入場後看到是花壇廣場,用各色花砌成的宏大花鐘、花柱和花壇,一大片紅黃紫綠,色彩繽紛,蔚為大觀。廣場左側是中國館,古色古香的建築物,堶探N是各省展覽館,廣場盡頭,就是兩所大玻璃屋連成的溫室,堶惇O熱帶及寒冷植物溫室,溫室之後是世界各國展覽館,為了省腳力,便乘坐電池動力車,跑馬看花走了外圍一轉。在草藥園堿搢鴔皕Q看的月見草、白芨和商陸等草藥。跟著我們乘夜機去昆明西面的保山巿,這個城巿以蘭花為巿花。

 

早上,我們拜訪這次生態遊的導遊余大鵬先生,他家庭園堛漯嵽c,令我們大開眼界,園堮漺茪F各種雲南的野生蘭花,白斑藝變的賞葉植物和二十多個沒有見過的苦苣苔科(Gesneriaceae植物,如金魚花屬)(Columnea)植物,有一種葉子厚厚長長(25厘米,闊3厘米),葉形對生,像竹葉,葉色濃綠,垂生,花形筒狀,中部肥大,橙紅色,合瓣花,很像金魚,花生於腋間;其它兩種是廣心形及欖形,有肥厚亮綠的肉質葉子,開黃色至橙色紅線條花,其它品種多屬大旋果花屬(Streptocorpus),其中有大花種和小花種,花朵從葉叢中抽出,五瓣喇叭形合瓣花,上兩瓣較小,下三瓣較大,花色有藍色、黃色、紅色和藍白雙色等;植株似非洲紫羅蘭,短縮莖,蓮座狀,葉面被上絨毛,葉長橢圓形,有些葉面有紫色的斑點,有些葉面有幾何式皺紋,有些葉面亮綠,圓形葉柄短而緊密叢生,植株迷你,此等原生種如果經過馴化種植後,可四季開花,很適合作為室內盆栽,如非洲紫羅蘭,大岩桐等,它們繁殖容易,可用播種法,但種子很細小,要小心處理,又可用插葉法。很是方便,成活率很高。現有原生種已有很多奇異形態,千差萬別,如日後加以人工雜交,新的奇異形品種會更加繁多。原來苦苣苔科可分為兩個亞科,一個是大岩桐亞科,另一個是苦苣苔亞科,共有79屬,約1770種,分佈於亞洲和非洲熱帶和亞熱帶地區。中國的種類,屬苦苣苔亞科,約56屬,約有四百五十多種以上;而雲南約有190種,廣西省有38屬,約一百六十個品種。

參觀完了余先生的園圃後,他帶我們去吃傣族地道餐,菜式很新鮮感,各款菜都落了很多當地的香料,很香很特別,材料有野菜,多種菇類(如雞綜菌),其中炸野蜂蛹最特別和非常珍貴,味鮮美而且香脆,更是上好補品,可惜不環保,希望他們養蜂代替採野蜂。

 

 
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