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 天 加 強 除 蟲 殺 菌
 
 
熊運時

天萬物復甦,凋零的草木,又萌發新芽,蟄伏的昆蟲也破繭而出,我們所栽種的蘭花,此時也紛紛萌發幼苗;這些幼苗,就是新生的一代,種花的人,都極為珍惜和寄予厚望的。可是這些正欣欣向榮的新生命。一朝起來,卻見葉缺心殘(幼苗的芽心)或整株倒垂下來,凡此種景象,無疑的是拜蟲咬菌患之賜。我們付出了一片心機,睹此不免有疼惜之慨;因此對這些為禍的蟲害菌患,必須作防患的工作。

先一談蟲患,有兩種要注意的,一是毛蟲,一是蝸牛。毛蟲化蝶的較大,變蛾的較小;兩者在幼蟲時代,都是靠噬幼芽嫩葉為食糧,以至結繭成蛹。由幼蟲而至成蛹的時間,最少要有十天至十五天,在此期間,有多少幼芽嫩葉被噬去,可想而知。我們一旦發現幼苗有殘缺的情景,便是有此類昆蟲的足跡了,應即用農用殺蟲劑殺之,為預防計,每月最好噴殺二次。蝸牛也是有大有小,但在盆中為害最大的,還是小如蠅頭的小蝸牛,此種小蝸牛莫看牠體積小小,胃口奇大,一夜間可以噬去多盆的幼芽,我們要幼苗保存得良好,也非殺絕不可。捕殺蝸牛的方法,可以用捕殺法和藥殺法。捕殺法為將花盆浸沒在水中,潛藏在盆內的蝸牛,受不了窒息便會爬出盆面附在蘭株上,如此就可以一一捕殺了;不過尚末有趕盡殺絕之處,就是仍有幼小看不見或產下卵子的捉不到,不久又繁殖起來,還是用葯殺法徹底。藥料有毒蝸粒和毒蝸粉兩種,毒蝸粒可以散佈在花盆上或花盆下,當蝸牛爬過一接髑到便會死亡,可是此法也有不盡善之處,就是蝸牛不爬過便殺不到,故還是用毒蝸粉殺傷力較強,一方面可將葯粉噴射到每一個角落,另方面又可調水澆在花盆中,使潛藏的蝸牛,無可幸免,只是此種毒蝸粉有微毒性,應用時要小心。尚有介臕峞A白粉蝨等專附在葉面或莖上,吸取蘭株體內養分為生,且繁殖很快,容易傳染別株。蘭株一被染上,便成病株,瘦弱不花。如經常有噴射殺蟲劑,則不會惹上此患。另外蟑螂、蚯蚓也可為患。蟑螂喜咬洋蘭露出的根尖為食;蚯蚓則在蘭盆中,吃蘭根為活。若果盆內有二、三條,整盆蘭會被損害很大,不可不除。

至於蘭花的菌病,大概有細菌病、真菌病和病毒三大類。這些病害之發生,多由於高溫多濕,通風不良,或因植株施肥、澆水太多,生長過速,植株組織柔弱,抗病力低,所以一遇到天氣壞,場地鬱悶的時候便活躍起來。植株此時既受到外來病菌的感染,而潛伏在體內的病毒,又抑制不住,於是病菌便發作出來。造些菌病,若是栽培環境平時管理得好,植株又長得健康的話或可幸免。萬一惹上了,我們就需有所認識和急於治理,不然蔓延開去,受害的將不止一株。

現將各種較常發生的菌病之症狀略述: 黑點病和腐心病均屬於細菌病。黑點病發生於葉面,初為一、二個小黑點,慢慢擴大而至全葉毀爛。腐心病:茁壯的葉芽,芽心之間,突呈黑腐,繼而整株新芽枯死。真菌病也是起於葉面,初期顯出一如膿腫狀的小點,很快擴散到全葉,流出一種有腐臭氣味褐色的液汁,此病多發生於葉厚多汁的蝴蝶蘭,加多利亞蘭或拖鞋蘭葉面。以上各病治療之法:一見到此種病狀,應將病株隔離,同時一面制水,一面將病葉剪除,剪口塗上硫磺粉消毒,以防病蘭從切口傳入,然後治以殺菌農葯,隔五天內再噴射一次,視不再復發為止。澆水也要經過五天至七天後,才可再供水,但如果天陰有雨,可以再延遲供水亦無妨。

毒素病至今無葯可治,可以說是一種最厲害的蘭科病,患者唯有燒毀一途。其病多起於植株過於密集,又值悶熱、悶濕之時。初在植株約離基部十公分處,莖節下出現少許褐黃色,這就是病菌集結之處,破壞了整株輸導系統,不論多強壯的植株,亦隨之倒垂下來,而且此病發展很速,不日即染及鄰株,遭同一命運死亡。本人曾有一盆很茂盛的春石斛蘭,就是在一次氣候惡劣,疏於預防之下,患上此病不治;搶救之後,雖然保存兩株小苗,但培養到次年,已經成株,也同樣患上此病而毀,足見其遺下毒素之強,非同其他菌病一樣,可以治愈的。故一般種植者,見到此病,即將病株連盆及植料一併毀滅,以杜後患。

如今在這埵A要一說的是:當菌病初起之時,不論是何種蘭病,應隔離開來治療才較安全,因為凡是蘭病均會傳染,同時治愈的病株,也要觀察一段時間,確認已愈,方可放回培植場與其他的蘭花同養。

以上所舉的是菌病中較為常見者,還有腐根以及鐵蚽f等也是菌病。其實為害的菌病很多,我們不察而已,所以我們多做一下除蟲殺菌的預防工作,才會減少損害。

現在園藝家對於植物之防病工作,首以培養植株健康,養成植株自身的抗病能力,而減少用藥為主,因少用藥,對蘭株生長有利,非不得已才用藥。唯對昆蟲之害,是須加以禦防的,此則非用藥不可。又據園藝家謂,現在的昆蟲,抗藥性已增強,對所施用之農藥,非一次便能殺滅,如有此情況,在調配殺蟲劑時,可添加少許酸醋(白、黑醋均可),便能使藥力發揮更大的效果云。(完)

返回索引